毛毛正在手术中本文图均为杭州网图

2019-04-14 13:00 来源:中国健康网

  毛毛正在手术中本文图均为杭州网图

“一个坚持”是指国民党在台湾岛内,仍然坚持表述“一中各表”的论调,尤其在提到“九二共识”时,他们一定要提及“一中各表”这个观念。

毛毛正在手术中本文图均为杭州网图

  毛毛正在手术中本文图均为杭州网图2018年3月15日09:08来源:澎湃新闻        毛毛正在手术中本文图均为杭州网图    3月12日19时50分,一辆从重庆出发的救护车驶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出生仅13天的毛毛(化名)被送进新生儿重症监护室(NICU)。    他患有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此前已被重庆一家医院“判了死刑”,但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医生朱兴旺评估后觉得“有一点希望就不能放弃”,他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出的求助信息得到了浙大儿院的回应。    两家医院跑赢了这场“生命的竞赛”。

澎湃新闻()14日从浙大儿院了解到,12日晚手术成功,毛毛次日中午脱离呼吸机,目前生命体征稳定。

    毛毛2月27日生于四川南充市,在妈妈肚子里只待了33周。

出生第三天,他的肚子鼓了起来,经检查患有致死率极高的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    3月6日,毛毛在重庆一家医院进行剖腹探查,医生发现腹腔严重感染,无法手术,只能缝合起来,告诉家属“娃娃很难救回,肠子都坏死了”。

    “第二天我们带他回家,整晚守在他身边。

宝宝很虚弱,大部分时间在睡觉,偶尔哭几声。

这是一条命,我们不能放弃。

”奶奶回忆当时的情景。

    8日一早,家人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带毛毛到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就诊。

他们问医生,如果真的无法救回,能不能让他少受些痛苦。

    “我们评估,毛毛的病情很棘手,但心肺功能等指标还可以,经过几天抗感染治疗,白细胞等指标也有改善。

”接诊的新生儿科副主任医师朱兴旺说。

[2][3]下一页尾页        重庆朱兴旺医师的朋友圈截图    11日晚,他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了毛毛的病情,问同行是否有二次手术的机会。

    当晚,在治疗新生儿坏死性小肠结肠炎上有丰富经验的浙大儿院新生儿外科主任钭金法与他取得联系:“如果家属想拼一下,必须二次手术探查,明确存活肠管的长度。

浙医儿院可以接受,但一定要尽快。

”    “马上去杭州!”他的话让毛毛家人重燃信心。

首页上一页[1][3]下一页尾页        重庆到杭州距离1600多公里    12日凌晨2时,朱兴旺和两名驾驶员、一名护士,带着毛毛及其家属,开救护车从重庆出发。

    “路途太远,医用直升机不可行;高铁班次不合适;民航最快,但气压对毛毛的伤口不利,飞机上也缺少急救仪器——所以我们用了最‘笨’的办法。

我们已出发5小时,预计晚上8点到达。

”当天早间钭金法询问时,朱兴旺告诉他。

    路上,几个人不眠不休,只在加油时才停下来去洗手间,吃饭全靠干粮。

通过微信,朱兴旺随时与钭金法联系,通报毛毛的情况。

    救护车用18小时走完1600公里,当晚将毛毛送入浙大儿院。

    经检查,毛毛的腹腔伤口已裂开,脓液、大便外流,腹膜炎严重,必须马上二次手术,否则会出现毒血症、败血症。

    22时,钭金法开始手术。

“经过腹腔探查,我们发现宝宝的小肠没有完全坏死,还有45厘米的肠段存活。

手术切除了坏死部分,把功能完好的小肠进行重建,并在腹部造瘘。

”钭金法表示,手术是第一步,患儿接下来还要在伤口愈合、抗感染等问题上“闯关”。

    “朱医生和宝宝家属对生命的敬重、爱护、坚持让我们动容,接力棒交到我们手里,我们一定全力以赴。

”浙大儿院NICU副主任马晓路表示。

首页上一页[1][2]。

(责任编辑:admin )